尊敬的用户,请您牢记: 269.La 发布页地址,随时找到回家的路.

美母教师

我叫李竞,今年17岁,高二。爸爸是一家名牌电子公司的经理,妈妈是初中教师。顾家的丈夫,贤惠的妻子,懂事的儿子,十几年来,我们一家三口幸福的生活在一起,令人称羡。

说起我妈妈,一直是我和爸爸的骄傲。我妈妈叫张艳萍,在我们市一中(初中部)执教化学,今年39岁。年纪是大了,但丝毫看不出来。我妈身材高挑,有一米六八,两颗硕大的乳房微微下垂,却更加诱人,仿佛散发着母性的光辉,又圆又肥的屁股,走起路来还一扭一扭的,让人看了就想捏一把(我爸就经常这么干)。而最让我满意的是妈妈的那双美脚,白嫩修长,虽然有40码,但大而不显粗,丰而不显肥,白白嫩嫩的脚掌,晶莹剔透的脚趾,放在高跟鞋里,好似一件艺术品。由于妈妈驻颜有术,时常去做美容,所以皮肤始终白嫩,吹弹可破。而妈妈的那张脸更是将美丽、性感、冷艳、娇媚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,将近40的人看上去却像30出头。唯一让妈妈不满的是最近两年体重有些增加,将近120 斤,但因为妈妈身材高,所以也不显得胖,反而更加丰满性感。

作为如此一个漂亮性感的女人,妈妈当然引起了不少男人的非分之想,这些人中有邻居,有同事,据说甚至有妈妈的学生!但因为爸爸妈妈始终恩爱有加,所以也没有给他们可趁之机。平时爸爸一直对妈妈百依百顺,呵护备至。妈妈喜欢购买漂亮典雅的衣服,因为爸爸工资高,所以妈妈几乎每天的衣服都不重复。

当然,想要维持恩爱的婚姻,仅靠物质是远远不够的。直到青春期,我才明白了令爸爸妈妈保持幸福生活的真正原因。爸爸身强力壮,还小妈妈2 岁,自然每天晚上都会在床上狠狠地「疼爱」妈妈。在我13岁的那年夏季,一天半夜我因为口渴醒来,迷迷糊糊地去客厅倒水。走到客厅时,突然听见爸爸妈妈的卧室传来奇怪的声音,顺着声音走去,「噼噼啪啪」混杂着呻吟声越来越大,我蹑手蹑脚的走向爸妈的卧室,顺着门缝看去,却惊讶的看到了令我终生难忘的一幕:我那高贵的母亲此时正跪在床上,撅着她那性感肥大的屁股,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是痛苦还是快乐,口中发出一声声呻吟。而爸爸则趴在妈妈的背上,把他的「小鸡鸡」一下下狠狠地插进妈妈的大屁股后面,快速而凶狠。只见爸爸不停的喘着粗气,双手抱着妈妈的大屁股,一黑一白两具肉体构成了最美的画面。「啪」地一声,随着妈妈的一声娇嗔,爸爸有力的大手落在了妈妈的屁股上,留下一个红色地掌印。「诶呦……死鬼……嗯……操都操不够啊?还打人家?」妈妈撒娇般地抱怨。「嘿嘿,老婆,也不能怪我啊,谁让你的大屁股这么性感,只要是男人就想玩,就想打。」爸爸趴在妈妈耳边坏笑着说。「哼,你一点都不疼人家,我看我改嫁算了,找一个疼我的男人。」妈妈继续撒娇。「嘿嘿,改嫁?行啊,我的骚老婆,我是同意,就是不知道你下面的小嘴同不同意呢?」爸爸一边笑一边用力挺了挺小鸡鸡。「啊……嗯……用力……你这个坏人,当初就不是个好东西,在大学里才交往了几天,就把我骗到野地里强奸……害的人家只好嫁给你……啊……」妈妈一边呻吟着一边说。「宝贝,我当初也没想到你这么骚啊?我们寝室的哥们都以为你是圣女呢,我跟他们打赌说一个礼拜肯定操了你,没想到真成功了。话说回来,骚老婆你第一次真够骚的,明明比我大两岁,竟然被我操的直喊哥哥。」爸爸一边说,一边兴奋的驾驭这妈妈。「嗯……都……都怪你……谁让你那么用力……还不是你逼的……逼的人家叫你哥哥……啊……用力……」妈妈继续忘情的呻吟着。「我逼的?好,骚老婆,今天我不逼你,但我还是让你叫我哥哥。」爸爸兴奋地说。「哼,休想!」「休想?嘿嘿,骚货,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哥哥的厉害。」说着,爸爸猛地抱起了妈妈,同时加快了下身挺动的速度,一下下好像打桩似的将小鸡鸡插进妈妈的屁股后面。「啊……轻点……轻点啊……」妈妈有些吃痛地叫道。「叫我哥哥,要不然插死你个大骚货。」爸爸威胁道。「我叫……我叫……哥哥……大鸡巴哥哥……饶了骚妹妹吧……」妈妈求饶道。「呵呵,真是个骚货,连大鸡巴哥哥都喊出来了。说,敢不敢改嫁?」原来爸爸因为妈妈刚才那句话吃醋了。「不敢了……不敢了……大鸡巴哥哥……饶了骚妹妹吧……骚妹妹的身子永远让你操……让你爽个够……啊……骚货要被大鸡巴哥哥插死了……」妈妈面色潮红,忘情的呻吟着。「哼,骚货,现在求饶了,有了这个念头就得惩罚你。我插烂你的骚逼,打烂你的贱屁股!」爸爸一边说一边举起手掌,种种的落下,「啪啪」声中留下一个个红色地掌印。「啊……啊……大鸡巴哥哥……用力插啊……用力打吧……操死我啊……」「哼,操死你,骚货,操烂你的骚逼……」不知不觉,我回到了卧室,猛然发现,自己的内裤已经湿了。那是我第一次梦遗。

妈妈说的是实话,如果不发生那次意外,妈妈恐怕永远不会改嫁,我们一家也会永远幸福地生活在一起。但意外还是发生了。

就在我初二那年,一天傍晚,当我放学回家,只感觉家里似乎缺少了往日的热闹与喧嚣。「爸!妈?」客厅空无一人,我一边呼唤着爸妈一边往里面走,觉得有些奇怪。推开卧室的门,只见妈妈一个人眼神发直地坐在床上,眼角红红的,好像刚刚哭过。「妈?」我喊了一句。妈妈好像没听见似,还是眼神发直地坐在床上。我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。「妈!妈!」我又大声喊了几句,这时妈妈才好像如梦初醒,空洞地向我看来。「妈,到底怎么了,您说啊?」我焦急地问道。「哇」地一声,妈妈哭了出来。

在妈妈伴随着啼哭地叙述中,我得知了一个晴天霹雳:我那慈祥、顾家的父亲,在今天的一场车祸中丧命了!

我已经忘了那几天我是怎么度过的了,只记得自己仿佛想了很多,也成熟了很多。「爸爸已经走了,我该懂事了,不能让妈妈为我费心了。」在爸爸火化的那天晚上,我躺在床上对自己说。

从那以后,我开始玩命般地读书,这让日夜操劳的妈妈感到了一丝安慰。本来就成绩不错的我,从那以后更是飞跃似的进步。终于在中考时发挥出色,考进了我们市最好的一中。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,我在母亲脸上看到了久违的笑容。

上了高中后,妈妈不再像以前那样拼命工作了。其实爸爸去世后也给我们母子俩留下了丰厚的家产,妈妈本不用那么辛苦的。但我明白,她是在用工作麻痹自己。幸好我还算争气,考上了一所理想的高中,妈妈也逐渐回到了过去的生活。

但我明白,有些事是我这个做儿子的所无法弥补的。一天晚上,我又从妈妈卧室中听到了呻吟声。「嗯……志刚……用力啊……好哥哥……你不是喜欢我这么叫你吗?来操骚妹妹吧……用力啊……大鸡巴哥哥……不要丢下我……呜呜呜……」我当然知道妈妈在干什么。其实我也早就想好了,妈妈已为我付出了这么多,也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爱人,如果妈妈改嫁,我绝不会阻拦。

大概是从高一下半学期开始,我逐渐发现妈妈变得开朗起来。又开始频繁的买衣更衣,每周都会光顾美容店。「妈妈,是不是有男朋友了?」有一次我开玩笑般地问妈妈。「去,小孩子,别乱说。」妈妈有些脸红的掩饰。但我其实挺为妈妈高兴的。

一天我放学回家,听到妈妈正在卧室打电话。「会不会是给男朋友?」我好奇地走向卧室打算听个究竟。「啊?还要啊?上次好痛。当然喜欢了,但人家就是怕痛嘛。」妈妈对着电话撒娇。「好吧,你喜欢人家就依你嘛。嗯,想要了。明天不行,我儿子在家呢。好老公就忍一忍嘛。那当然了,人家现在每天都用牛奶泡脚哦。」牛奶泡脚?这是什么玩法?我有些纳闷。「嘻嘻,坏老公,憋死你才好呢。好,这个周末一定让坏老公玩个够。又要人家说那种话啊?好吧好吧,好老公,人家好想要你,要你的大鸡巴,骚老婆好想跪在地上给老公舔鸡巴啊,好想让老公操人家的骚逼,让老公打屁股,让老公舔脚,老公,我是你的,操死我吧,我的骚逼是你的,屁眼是你的,奶子是你的,脚也是你的,我是老公的骚老婆,骚母狗,好老公,操死我吧……」听着妈妈如此淫荡的表白,我着实吃了一惊,虽然也希望妈妈有一个男朋友,但这是不是有点过了?我有些担心。

(未完待续)

相关小说
商务合作: www269la@gmail.com